心理健康
心理咨询阶段与过程
2013年03月08日    

心理咨询的阶段与过程

心理咨询的成功关键,说实在的不是在于一个咨询员技术多么高超,而是在于他这个人所给予来谈者的“真实感”及“安全感”。技术是可以“做”出来,可以是虚假的,也许它可以一时的让人产生信任,但久了,这种信任终究会崩溃。那里来谈者不仅不信任咨询员,反而会产生反感与怀疑。透过对咨询员的信任,来谈者可以自由自在地毫无戒心地分享内心的一切痛苦。分离本身就是一个很好的治愈方法,一个良好的信任的咨询关系,原是不需要划分阶段或程序,但是为了帮助初学的咨询员,我将其分成四个阶段来说明。在细说这四个阶段之前,我要说的是,这四个阶段不是硬性的1.2.3.4.这样的排列,而可能是混同的,亦有可能循环或交替,这就要靠咨询员的经验、成长程度、观察力、自我意识及智慧了。

第一阶段:建立良好的关系:

“信任”是第一阶段原基础,这个基础若不稳固,咨询关系就会发生困难。所以在这个阶段,我们用“同理心”(empathy )、专注(attending)、聆听(active ane and deep listening )来让来谈者体验到咨询员的真心与诚意,尤其是初层次同理心的表达。为什么说初层次的同理心比高层次的同理心好?因为来谈者与咨询员刚刚认识不久,许多的问题与情绪尚处在“隐涵”的状态,待他试试咨询员是否有能力考核成绩有效地帮助他,他才能敞开心扉畅所欲言。所以这个阶段要进行得较为缓慢,有耐性,不要太快地想帮助来谈者进到问题的根本所在,或是进一步的给建议解决它,如此很可能会让来谈者紧张或焦虑。另外,尊重、真诚亦是很重要的因素,可以助建立良好的关系。因为一般人看来来谈者往往是有“问题”、“困惑“、”失败感”、“挫折”等等情况的产生,才会见咨询员,尤其在中国大陆心理咨询尚未发展得很健全,许多人对心理咨询的看法是停留在为“病人”或“心理有障碍”而存在的专业。难免来谈者会有一些担心咨询员会把他们看成是没有能力的,软弱的,愚笨的或是有病的人,所以一个令他“信赖”的环境是很重要的。而温暖的感受、接纳及没有判断的态度,会有很大的帮助来建立这个信赖。在这儿要说明一点的是,在此阶段当来谈者的某些行为明显地让咨询员产生了不舒服的感觉,例如迟到数次,而咨询员并不须要“容忍”,不表态,不舒服的感觉是要表达的,因为它是“真诚”的一个表示。但如何表达非常重要,它不是指责或判断,而是须用一个了解的态度及积极的语言来表达自己的感受。

第二阶段:(1)问题的探索:

一旦良好的关系建立了,就可以开始进入到问题的探讨。例如探讨来谈者对人、事、物的期待、期望、或是探索一个问题的发生、过程、及其根源。同理心仍是此阶段的重要方法及技术,队了初层次之外,也要开始运用高层次的同理心,以帮助来谈者看到自己行为的盲点、矛盾点或是理清一堆纠缠不清的事件,或是隐藏在内心深处的压抑及痛苦。在进行问题探讨的时候,要记得越具体越好。其实在生活中,我们常常看不到问题的所在。人多半有未意识到的逃避责任的倾向,因为责任太学生因此用具体的方法来使来谈者踏踏实实地“看到”问题的所在,这是很重要的。另外澄清也是主要的技术之一,人与人之间有许多的问题是不沟通或不良的交流而造成的,所以澄清也能帮助问题的透明化。在探讨过程要来谈者讲“事实”而非观念或感受。例如:我真的很不喜欢行政工作,以便问题具体化。

(2)探讨目标及期待:来谈者来找咨询员一定有个目的及期待,或是想对其所面对的困境、问题、挫折有所解决,或是在生活中没有人聆听,内心感到很大的痛苦,须要倾诉一下即可,或是被虐待想求得保护,或是知识缺乏想要得到知识上的补充……等等。了解来谈者咨询的期待是极为重要的,否则就会漫无方向了。一旦咨询过程没有一个方向,则来谈者、咨询员很容易无聊而不想继续下去。若是来谈者的目标及期待超过咨询员的能力范围,例如,一个来谈者,是一个爸爸。他需要咨询员来改变他的孩子,此咨询员如果认识到自己一方面必须要见到这个孩子,而又是不可能的(孩子不愿意来),二方面只有能力帮助此家长来探讨问题的所在,而其又不愿意合作(不认为自己有问题),则要很诚实地、很清楚地与其交流或是转介,或是结束彼此的咨询关系。若来谈者的目标及期待是受到保护(如受虐者),这也是超过咨询者的服务范围,则其亦有必要告知其何处可以受到保护。

第三阶段:更具体地进到问题的核心,去帮助来谈者进到扩展其意识感(self-awareness)的状况:

来谈者的表面问题与核心问题可能是要改变孩子的例子吧,来谈者并不了解自己的期待是不合理的,此时可以帮助他了解他之所以要改变孩子的体会、感受及行为,而这些往往是他未意识到的层次。来谈者慢慢地意识到了他自己“真正”的问题所在后,咨询员就可以分离自己类似的经验(至今已解决或向积极的方面进行)来支持来谈者,使其觉得有人既有相似的情况而且已经得到处理或解决,他不会觉得自己孤军奋斗,而会有希望。一旦希望燃起,则此咨询的过程就已成功了一半。咨询员至此,就可与来谈者共同探求来谈者在与子女的关系上能做些什么来改变现状。

第四阶段:这时,由于问题已经澄清得较为清楚,是可以拟定对问题情况改善或处理或解决问题的步骤:

这个方案的提出,原则上使来谈者采取主动,而咨询员只是协助与支持者,毕竟来谈者是处理问题的主体,而且他要学习“相信”自己有能力来处理这个问题。拟定了一个计划之后,并且来谈者要定好具体的步骤,当这些具体的步骤逐一完成时,也就是咨询关系结束的时候。

走笔至此,我愿意再针对此次四个阶段非硬性的划分并可以交互使用,做一点说明:

A.有时候,当来谈者进到咨询室后,与咨询员尚未建立关系,而且有些不知所措的时候,咨询员除了用温暖的态度来帮助来谈者放松之外,也可以探讨其来咨询的目的。有了清楚的目的之后,来谈者也有了一个交谈的重点,则这种一开始的不自在就容易减轻了。

B.来谈者的问题,有时是一个问题最为重要,就先针对性优先的问题来进行探讨。等第一个问题处理完之后,其它的问题是在人生的道路上不断的求突破,则这个咨询关系就超过了这四个阶段的范围,而进入了转化提升的超个人咨询领域。

C.有时候来谈者是大咧咧的人,一进门尚未进入 “良好关系的建立”就一下子谈到了他问题,则此时就一下子谈到了他问题,则此时就要记得在探索问题、期待的过程,同时也是建立信任关系的时候。千万别立刻跳入针对“问题”就处理了的情况,要知道来谈者会借着问题提出来测试一下咨询员的“能力”,然后才决定会不会继续来见咨询员,所以要告别注意

 

版权所有 © 2017  南京信息工程大学   海洋科学学院
地址:江苏省南京市宁六路219号 邮编:210044 电话:025-58695698
请使用Chrome或IE9以上浏览器 技术支持:趣汇科技